打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健壮台湾政坛有一种疾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02:40:40 阅读: 来源:打标机厂家

王健壮:台湾政坛有一种疾病

台海网12月25日讯 中国时报前社长王健壮今天在联合报发表文章说, 在陈水扁权力鼎盛之时,批评他的人都被视为政治不正确,言论不是反动,就是反民主;直到他的滥权真相现形后,许多人才悔不当初,悔恨自己姑息他那么久。

文章说,蔡英文虽然与陈水扁完全不同,但许多人今日视蔡却犹如当年视扁,总认为她“没有错误的可能”,错的是那些质疑她、批评她的人,那些人都是政治打手,目的就是为了保马贬蔡。

拥蔡的人不但如是想,连蔡英文自己大概也认为如此。例如,别人质疑她在宇昌案中的角色有瑕疵,她却把自己定位为奉献台湾生技产业发展的角色,既为奉献者,那又怎么可能犯错?

由于这种“我不会错”的心理使然,所以蔡英文把所有质疑都视为抹黑,连最简单的问题,例如为什么“国发基金”官员要到卸任的“行政副院长”家中报告?以及最根本的问题,例如宇昌案到底是采购案或投资案?她都不屑回应,好像神父如果回应教徒对上帝的质疑,就是亵渎上帝一样。

但比“我不会错”更严重的是,蔡英文满脑子都是“你才会错”的想法。比方说,民进党连登几天质疑马英九鱼翅宴的广告,但她却对此视若无睹,反而在政见发表会中义正词严地指责马英九在报上刊登打宇昌案广告,呼吁他“请你停止抹黑吧!”但套句蔡英文自己讲的那句话:到底是谁在“打人喊救人”?

当然,她也把这套逻辑推己及人到参与宇昌案的那些科学家身上。她的说法是这样的:国民党为了打宇昌案,可以不惜代价摧毁台湾生技产业,甚至把多位具有国际声誉的科学家(其中有三位是“中研院”院士)拖下水,毁掉对台湾有贡献的科学家的名誉。

文章指出,蔡英文这种说法很显然是挟科学家以自重,让他们替她在宇昌案中的角色背书。但问题是:那些参与宇昌案的科学家即使都夙具国际声誉,即使也都确实有心替故乡台湾尽一份力量,但宇昌案是一个business,或者说,如果有人把参与宇昌当成是一个business,那为什么不能让人从businees is business的角度,去质问那些科学家在宇昌案中的角色与作为?难道说科学家享有被质疑的豁免权?或者说科学家比其他人更没有犯错的可能?

但这种质疑宇昌就等于质疑科学家,质疑科学家就等于摧毁生技产业的三一律逻辑,如果正确无误的话,那么依此类推,政府任何重大决策岂不都该豁免于质疑?民众岂不都该盲目相信作决策的人绝不会犯错?但问题是,一个不受质疑的政府,又置民主问责制于何地?

日前才过世的捷克前总统哈维尔曾经形容欧洲有一种“古老的疾病”,这种疾病有三项特征:与邪恶妥协的倾向,对独裁领导视而不见,以及习于姑息政治;这种疾病让欧洲受害多年,天鹅绒革命后好像一度绝迹,但其实祇是隐而未发;哈维尔在卸任后、过世前念兹在兹的,就是忧心这种古老疾病的复发。

用更简单的话来说,哈维尔的忧心其实就是欧洲人对错误的事情不闻不问。过去20多年,对那些相信“我不会错”的许多“政府”领导人,台湾民众姑息太多也姑息太久,这是台湾的“类欧洲疾病”,民众必须要有所警觉并遏止蔓延,而且就从这次“总统”大选开始,否则后患无穷。

文章最后说,必须强调的是,此事无关选举胜负,但攸关政治文化良窳,而且对三位“总统”候选人一体适用。

胡闹搬家

冰火启示录(无限送充值)

天使降临(送1000充值卡)

猴哥去哪儿(GM特权)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