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创投刘纲中国动漫产业尚缺乏杰出企业家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0:26 阅读: 来源:打标机厂家

深创投刘纲:中国动漫产业尚缺乏杰出企业家

资深文化行业投资人深创投华北大区总经理刘纲表示,这些年深创投投资文化领域多集中在几大行业:影视视频行业、珠宝时尚奢侈品、体育文化、游戏等。不过,在动漫产业方面,他们关注和投资相对较少。

如何投资国内文化产业?  资深文化行业投资人深创投华北大区总经理刘纲表示,这些年深创投投资文化领域多集中在几大行业:影视视频行业、珠宝时尚奢侈品、体育文化、游戏等。不过,在动漫产业方面,他们关注和投资相对较少。

他指出,一直未在动漫产业上有过多布局主要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国内动漫产业受限于自身技术和创新能力,比较优势不足。二是几种现有商业模式下的动漫产业受限于整个产业格局。“个人认为,整个动漫行业尚缺乏杰出的企业家。”  据了解,刘纲加入深创投9年,总共投了45个项目,如今上市了9家企业,包括网宿科技、乐视网、数字政通、晨光生物、智美国际等。就文化产业相关投资问题,记者进一步采访了刘纲。  深创投布局文化产业  关注动漫较少  证券时报记者:何时开始关注文化领域?  刘纲:2006年加入深创投工作,开启文化领域投资生涯。2007年,我们投资了校园先锋,主要是关注大学生的文化传播活动。严格说,个人第一次文化领域的投资可以说是失败的。  2008年,投资了乐视网,2009年,投资了昭仪翡翠,尝试本土奢侈品品牌。之后,又投资了体育板块的智美控股。再到后面的东田造型,冯小刚、贾跃亭等人都是东田造型的股东。  证券时报记者:现在主要关注哪几块细分领域?不看好哪些?  刘纲:这些年深创投投资文化领域多集中在几大行业:影视视频行业、珠宝时尚奢侈品、美容美发、体育文化、游戏等。不过,在动漫产业方面,我们的关注和投资相对较少。仅在去年年初投资过一家动漫公司,公司规模不大,投资也不是很多。  证券时报记者:为何缺席动漫产业投资?  刘纲:我个人对动漫产业的关注相对较早。不过,一直未在动漫产业上有过多布局主要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国内动漫产业受限于自身技术和创新能力,比较优势不足。二是几种现有商业模式下的动漫产业受限于整个产业格局。  具体来说,受限于本身创新意识和技术不足,相较于国外迪士尼等以电影市场为主的动漫公司,中国的动漫作品一直不足以打开国内电影市场。还有一类动漫公司的主要作品是制作动画片,在电视台播放,受制于电视台的强势地位,公司利润微薄。前两种商业模式还是以自主创新为主,还有两种模式是为国际机构做加工,或者制作各种广告的特效。后两种模式已经与动漫行业最核心的两大要素——创新与技术无关了,反而将动漫产业变成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个人认为,整个动漫行业缺乏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  文化类投资钱多泡沫多  证券时报记者:投资逻辑是什么?  刘纲:个人投资的逻辑主要看重三个方面。一是看行业,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格局和需求。以投资乐视网为例,我认为视频行业是互联网行业发展继门户、网游、搜索引擎以及电商后的第五大发力点。付费观看视频的商业模式有发展空间。  第二,创业团队十分重要,领军人物的特质特性对企业后续的发展起很大作用。  第三,企业的竞争技能和构建的市场壁垒。文化产业中知识产权等市场壁垒对于维护企业的市场地位有一定的作用。  证券时报记者:与其他行业投资相比,文化产业有何不同?  刘纲:文化产业投资就像天使投资或者投资早期项目。以电影为例,以往再成功的票房成绩都不能保证新电影会成功。只能借鉴以往的经验去进行有效地投资。从这点上来看,文化产业投资的回报率不确定性会更强。但从对艺术作品的洞察力和市场的把控力而言,这个行业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此外,文化投资领域政策限制较其他行业较多。如何能够在政策内,准确把握市场需求是很考验优秀投资人的。  证券时报记者: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在文化产业投资操作思路上有区别吗?  刘纲:不同点肯定是有的。综合各种因素来看,二者均有优劣势。人民币基金在投资文化产业方面限制较少,可以做更多的股权投资。美元基金在政策上受限较多,但由于他们有全球文化投资视野,在投资时有更多的国外模式和经验可以借鉴。一直在文化投资领域较活跃的IDG和红杉等外资创投机构,旗下也有人民币基金。用人民币基金去投资就可以规避很多政策风险。  不单在文化产业投资方面,外币基金和本土投资策略最大差异在于标的选择、投资风格、退出目的地和通道不同。外资投资一般以养育型为主。在投资结构上选择通常境外结构,这是律师研究出规避外商进入行业的模式。在选择投资标的上更加接近国外上市的偏好型行业。此外,由于上市标准不同,外币基金可以投资早期项目。  证券时报记者:近几年,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和各类文化产业基金迎来爆发期,但梳理发现,很多资金量大的文化产业基金最终投向项目的金额并不十分多,这里“钱难以花出去”的原因有哪些?  刘纲:这和中国的文化管理体制、属性和定位有关系。一般而言,文化企业由宣传部门统管,所以文化企业还兼带宣传角色。在这种环境下,政府主体部门往往“卷起袖子亲自上阵”。  国家的文化产业基金很多不是母基金的角色,而是直接变成了运动员。其实,我个人觉得政府对文化产业的扶持和发展应该借鉴科技投资的经验和教训,按照市场原则进行投资。同时,投资人也会考虑政策风险。不顾市场发展要求,按照行政手段推动文化产业发展,不一定能起到好的效果。  优秀的文化类创业企业需要优秀的投资者。不同的投资人对项目的认识差距非常巨大,千里马也需要伯乐。同时,投资者离不开优秀的创业团队和企业家,从而实现高额回报。  此外,当资本配置错配时,资本也会推动文化产业的泡沫。市场产生泡沫有两大原因,一是行业有发展前景,二是资本配置错误。资本配置错误主要发生在两个环节,一是LP给错了GP,二是GP把钱投给了错误的企业家。如果不想助推文化产业的泡沫风险,政府的文化政策应充分借鉴科学行业的投资经验,将钱应该投给专业投资机构,相信专业投资机构的判断。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